Chine 4D
Dialogue, Diversité, Dynamisme et Durabilité

主页 > 言论与观点 > 时事文摘 > 周苏燕:谁是下一个受害者?海外华人安全要如何改善

周苏燕:谁是下一个受害者?海外华人安全要如何改善

星期四 2016年9月8日, 按照 administrateur

2016年8月7日,在法国大巴黎地区93省的欧拜赫维利(Aubervilliers,后简称欧市),两名华裔男子在光天化日之下,遭到三名北非裔青年的抢劫和侮辱性的殴打,最终,一位受伤,另一位张姓男子头部重创,于8月12日不幸身亡。事后,两千多名华裔人士和当地同情受害者的居民为抗议这种野蛮残忍、当地治安局势逐年恶化以及对亚洲族裔的仇视,在8月21日举行了大规模示威活动。示威中,人们打出了“暴力:谁是下一个”(Agression: qui sera le prochain)的标语。

来源:观察者网授权发布 | 责任编辑:马密坤
2016-08-24 08:02:05


8月21日“反暴力,要安全”游行现场

游行中打出的标语,意为“暴力:谁是下一个”

遇袭事件发生后,旅法华人们感到非常气愤,在悲伤之余也有更多冷静的思考。数年前,在巴黎美丽城地区(Belleville)曾发生过多次针对华人的恶性袭击事件(如婚礼举办时遭遇抢劫等),华人群体也多次向当地政府交涉抗议,但犯罪事件仍层出不穷,除了哀悼外,更重要的是思考如何改善华人华裔在法安全状况。

事发地区是治安案件重发区

此次华人遇袭的欧市是华侨华人一个重要的居住区,也是法国治安重点防护区域,治安案件重灾区。根据《欧洲时报》的官方资料,该地区现有人口82000余人,人口成分复杂。从2001年到2010年移民迅速涌入,平均每年增长1.5%,导致社会治安混乱。该地区拥有移民约4万人,差不多占了当地总人口的50%,其中一半以上的移民来自北非和非洲其他地区的移民。该地区有许多失业者和社会闲杂人员,包括青少年失学者。华侨华人约有5000人。欧市市长声称目前该市一名警员要负责750名居民的治安状况,大大超出单个警员工作负荷。此次遇袭事件发生后,市长要求法国政府在该地区增派50 100名警力提升治安状况。但因为法国国家财政情况较差,无法完全使用纳税人的钱增派警力、安装监控摄像头等。

华人“只顾埋头拉车,不抬头看路”

由于经济原因,华人群体在法国越来越惹人注目。近二十年来,华人在美丽城地区不断扩张经济实力,将原先聚居的犹太人、黑人和阿拉伯裔居民“挤”出了此区域,形成了继十三区之后巴黎第二个较大规模的华人区。而这次华人遇袭的欧市已经成为华人新近建立仓储、工厂并聚集居住的地区,有趋势形成巴黎第三个大规模的华人居住区。

华人以工作勤奋著称,但“只顾埋头拉车,不抬头看路”的现象已经习以为常,由于语言障碍,很少能够融入法国主流社会。相比于北非裔移民等其他移民,他们与法国的渊源已经持续两个多世纪,融入已无语言困难。从本世纪初北非阿裔精英开始逐渐步入法国政坛,与在法华人的境况大相径庭。大部分受害华人群体多为在法进行家庭作坊经营的个体商户,法语程度差,文化开放程度有限,很难与法国主流社会沟通,逐步形成了小的“ghetto”(少数族裔聚集区)。目前,在法国受到良好教育的温州籍的华二代,已经逐渐尝试融入法国主流社会。但华人参政议政比例至今仍微不足道,跨文化异族通婚数量也较少。经济利益只在华人小圈子内流动,所谓“肥水不流外人田”。华人的习性多为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更不擅长用法律手段保护自己的利益。加上华商经营存在不够透明的行为,遇事往往不敢申报或激烈抗争。长此以往,华人便给人留下“逆来顺受”的印象,不法分子们甚至视华人为“移动的钱包”,“逮一个是一个”。

法国治安积重难返

法国的警察与司法系统关系微妙,常常有犯罪分子刚刚被警察抓住,之后没多久就被法院依据某法律条款释放。法国监狱目前人满为患,法院对犯罪分子量刑过于“宽容”,违法成本低,使很多不法分子铤而走险。法国社会治安治理长期低效,积重难返。

法国目前的左派执政-社会党,当选前曾承诺诸多有利于移民的政策,但实际出台的有效措施凤毛麟角。面对每年处理多达50万起的治安案件的艰巨任务,法国政府不仅打击犯罪力度严重不足,而且在反恐行动中表现得力不从心。

对后续华人游行的观察

8月21日,以欧市当地的华人居民们参与为主的“反暴力、要安全”大游行中,部分四维中国协会的会员也加入了游行行列。在持续了近两个小时的游行中,我们观察到游行组织严密,秩序井然,路边还有诸多送水的志愿者。游行队伍中有很多年轻的华二代,还有诸多法国当地居民、政要和议员参加,更有坐在轮椅上的残疾人士。我们在访谈中发现,游行的中国人大都为当地居民或打工者,还有前来声援的大巴黎其他区的中国人特别是浙江人。

参加游行活动的残疾人士

在游行中,我对一位温州倪姓女士做了访谈。她告诉我,自己是以当地居民和受害者的身份来参加游行的。他们深感安全没有保障,呼吁政府加强治安,反对暴力。她的丈夫数月前下班回家途中被抢劫殴打,最后送回国内继续治疗养伤。她们几个姐妹下班时经常要有老板陪送,特别不敢经过有众多非裔无业游民聚集的路口。他们出门提心吊胆,不敢带包、手机和现金。手机抢劫比起人身伤亡,已是一个"小事"。

四维中国协会主席周苏燕(右)采访来自温州的倪女士(左)

关于如何改善华人状况的思考

那么该如何改善华人恶劣的境况呢?首先,华人要加强自我保护的安全防范意识,如随身携带小型防身工具等,改变逆来顺受的形象,甚至可以考虑自行组织安保措施,直至防卫力量,提高社区的协同效应。

第二,华人群体应该思考如何更好地回馈社会,尤其是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与异族人分享发展机会。如为失业的异族人提供就业机会等,减少种族对立。增强社会责任感,建设好整个社区。巴黎十三区作为巴黎最早的亚裔华人主要居住区,在法国潮州会馆、陈氏兄弟等侨领的努力下,积极与当地政府、警察系统配合沟通,保证社区安全,提高整个亚裔华人区发展水平,他们的发展经验值得借鉴。目前十三区已经成为巴黎市区的一道和谐融入的靓丽风景线,基于市议员侨领的努力、斡旋,该区也成功拿到周日经营许可证(法国法律规定非旅游区周日商户不得营业)。

第三,加强华人社区的统一行动。目前光在巴黎的华人社团就有大大小小上百个,但彼此缺乏协调整合,组织碎片化。与其他族群相比,法国华人缺乏如法国犹太人协会、穆斯林协会、法国伊斯兰基金会等有较大政治影响力的高端民间平台。此外,在法华人的身份较为复杂,部分没有合法居留身份的在法华人显然无法得到政府的有效保护。比如这次案件的受害者张先生,来法十三年也仅在四年前拿到合法居留身份。因此,只有在对法华人的组成情况进行深入详细地调查研究后,才有可能提出有的放矢的方案。

法国媒体《费加罗报》认为此次事件是具有种族主义色彩的袭击事件可能有失偏颇。目前看来这次事件是法国社会治安情况持续恶化的一个缩影,但不仅只针对华人。除了向法国政府施压抗议、向中国使馆寻求声援外,正如四维协会副主席高彬指出的,华人群体应该依靠自身,并发动可以动员的力量,充分利用法律武器维权,不依不饶地追踪到底;同时动用舆论工具,把安全问题扩大到全体市民的范围,而不要局限于华人圈子,让大家切身感受到唇亡齿寒的威胁,向“治安防暴、匹夫有责”的目标而努力。

总而言之,小到法国,大至欧洲,西方发达国家关于移民管理融入的议题及解决由此带来的社会、治安问题,相当棘手,这也将是考验其政府决策智慧和管理能力的试金石。

【四维中国协会成员许望协助整理资料;“四维中国” 于2011年在法国巴黎成立,以对话、多元、生机和可持续为价值;通过举办一系列讲座、“ 思想沙龙 ” 的形式, 学习、讨论、交流和研究中国问题。】

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,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平台观点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,每日阅读趣味文章。

周苏燕
法国四维中国协会会长

回复文章

| | 站点地图 | 跟踪站点的活动 RSS 2.0
Habillage visuel © freelayouts sous Licence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2.5 License